甘OO

我那时就知道,再见这样纯白的雪,再在这样咯吱咯吱的美妙声响里,我已不能如当时一般,心中充满对生命的感激和向往。唯有年少,唯有那时的时光,风吹雨打,完好不损。是我们生生世世的安心。